当前位置:北京蒙垣科技有限公司娱乐敬一丹
敬一丹
2022-12-16

敬一丹个人资料

敬一丹,女,汉族,1955年4月27日出生,黑龙江省哈尔滨人,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,硕士学位。1988年加入中央电视台,曾任《焦点访谈》节目主持人,《经济半小时》、《一丹话题》、《东方时空》、《新闻调查》等栏目主持人。

敬一丹曾获得第一、二、三届全国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。

敬一丹是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节目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副理事长、中国传媒大学兼职教授、上海交通大学人文与艺术研究院兼职教授。

2015年4月30日,敬一丹最后一次主持《焦点访谈》,5月1日正式退休。

2015年7月,敬一丹当选为中国视协主持人专业委员会主任。

敬一丹人物经历

1955年生于哈尔滨有过5年的知青生活、末代工农兵学员;

1976年入北京广播学院学敬一丹习;

1979年起任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;

1983年考取北京广播学院研究生,毕业后留校任教;

1988年进入中央电视台担任记者;

1993~1994年任访谈节目《一丹话题》主持人;

1996年起任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、《东方时空》等节目主持人;

2009年12月22日敬一丹和康辉获聘为广西民族大学兼职教授。

曾主持1997年香港回归、1999年澳门回归、迎接新世纪、建党80周年等一批的大型直播节目。连续获得3届“全国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”,现任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节目研究会副会长,广西民族大学与北京广播学院兼职教授,江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,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。丈夫王梓木,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敬一丹公开承认自己很土,她说:“我觉得,在我们这样一个很大众的节目里,跟酷什么的远了一点,但是我能接受别人酷,比方说有一些赏心悦目的节目,以年轻观众为主要对象的节目,也挺好的,但是我只能是欣赏,让我在《焦点访谈》里酷一下的话,我想大多数观众是不能接受的。我觉得我穿着是挺土的,也挺随便的。但是,在节目里头,穿什么样的衣服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,比如说《焦点访谈》这样的节目,是很大众的,它大众到了有的时候要有意识地远离时尚。《焦点访谈》的观众中平民百姓居多,甚至有一大半是农民,尤其是有相关内容的时候,我都要求自己在穿着上,包括发式,都尽量大众化,人家都说,你这发式怎么十几年如一日啊———我连剪头发都不希望观众能看出来,就一点点剪,让屏幕上的形象稳定。” 

谈到风头正健的一些年轻主持人,敬一丹中肯地评价说:“有的敬一丹主持人特别适合做益智型的节目,比如说王小丫,我是绝对做不了的。还比如说刘仪伟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做菜,但是他能讲做菜,讲得非常好,我就做不到。”她还特别谈到了两个她认为“为电视而生的”主持人,一个是撒贝宁,一个是崔永元:“撒贝宁参加主持人大赛的时候,我是评委,原来我一直觉得他是法律专业的,又是主持法律节目的,他一定是非常理性的人,结果主持人大赛的时候,我又看到他感性的一面,这样的人非常适合当主持人,我觉得他将来非常有发展。我最喜欢的主持人当然是崔永元,喜欢谁是不需要理由的。如果一定要给理由的话,那就是自己没有的就喜欢。崔永元身上的那种轻松和幽默,我觉得自愧不如,所以我就喜欢。我并不喜欢像我一样在屏幕上那么沉重的、严肃的。”

敬一丹坦言自己时刻有危机感:“现在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有三百多,而且新人层出不穷,每一届主持人大赛都会有一些新人走来,北京广播学院年年都在办着专科、本科、硕士等各种学制的班,然后月月都在办着在职短训。现在全国综合性的大学也有很多开办了广播电视专业,甚至已经细化到了播音和主持专业,后来者一浪推一浪,对我们是有冲击的。我们这个职业应该说是高风险的一个职业,淘汰率是很高的,我觉得我这个年龄层好像正处于这么一个阶段,在我们前面有赵忠祥老师,更早的还有沈老师,他们是在寂寞中创业,给我们走出了一条道路。赵忠祥老师他们在中央电视台刚开办的时候,工作非常的寂寞,他们去采访,人家都不接待他们,我们比他们幸运多了,所以我想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应该说正好是处于干得挺有劲的状态,停不下来的状态。”考虑到自己的“高龄”,敬一丹去年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,放弃了读博士的机会,为此,女儿批评她不思进取,她自己也“患得患失”了好一阵子。

丈夫:王梓木(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)

女儿:王尔晴

敬一丹现任职务

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节目研究会副会长

广西民族大学与北京广播学院兼职教授

江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

人物退休

2015年4月20日晚,微博认证为“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播音系教师”的网友德超Teacher爆料敬一丹今日现身中国传媒大学与学生交流时透露将于4月底正式退休。

即将在月底年满60岁的敬一丹,于1988年加入央视,迄今已在央视工作了27年之久,先后担任《东方时空》《焦点访谈》等名牌栏目主持人,并曾获得过主持界最高奖项“金话筒奖”。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敬一丹就曾透露过今年将会退休的计划。而在今天与传媒大学学生的交流活动现场,她也透露了4月底将正式退休的消息。

主要作品

《一丹话题》

《东方时空》

《焦点访谈》

《感动中国》

《声音》

《一丹话题》

《话筒前》

《一丹随笔》

《九十九个问号》

《我遇到你》

《我是青年》

《走向北方》

《感动》

敬一丹《我遇到你》

《干妈》

《变老的时候》

获得荣誉

1993年:获得第一届“金话筒奖”

1995年:获得第二届“金话敬一丹筒奖”

1997年:获得第三届“金话筒奖”2次

2002年:央视年度乙等“优秀播音员主持人”

2003年:央视年度乙等“优秀播音员主持人”

2005年:荣膺“首届感动腾冲人物”

2007年:央视年度乙等“优秀播音员主持人”

2008年:《焦点访谈》神七漫步太空获得2008年第二、三季度特别奖

2010年:获得第16届上海电视节“电视主持人30年,年度风云人物”

情感生活

荧屏上作为电视主持人的敬一丹,大家都比较熟悉。这只是敬一丹的一面。要真正全面地了解敬一丹,我们还应该关注一下敬一丹在荧屏背后、在家里所扮演的其他角色—— 每当有人问起家庭和事业什么对她更重要的时候,敬一丹总是毫不迟疑地说:“当然是家庭。别忘了,人的一生一死这两头,是源于家也了于家,事业不过就是中间那么一段。”敬一丹首先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,然后才是一名出色的主持人。在家里,她和其他女人一样,是母亲的好女儿,是女儿的好母亲,还是丈夫的好妻子……不管工作多忙,敬一丹主持的节目丈夫都坚持看。而且每次他看完之后,都要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提一些意见。他对敬一丹的工作十分理解与支持,这让敬一丹十分感动,也让她更加尊敬丈夫。在与别人提起丈夫的时候,她总是恭恭敬敬地称其为“先生”。这个称呼里面,除了爱以外,还有很多尊重和钦佩,因为“先生”不仅是生活上的“爱人”,还是“老师”。

敬一丹是她的母亲用语言“塑造”出来的。妈妈的话,她至今仍记忆犹新。她甚至把这些话都写了下来,辑录成一篇《妈妈语录》。 在她十三四岁的时候,妈妈告诉敬一丹:“享福不用学,吃苦得学啊!”于是敬一丹就过了很久的苦日子。 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当时家在黑龙江省的敬一丹一家6口人分了四个地方:爸爸进了呼兰的军管会学习班,妈妈去了北安的凤凰山农场,姐姐去了密山的生产建设兵团,敬一丹与两个弟弟留在哈尔滨上学。从这个时候起,敬一丹就开始学着操持这个家了。她要跟各种布票、粮票打交道,为远方的亲人寄他们需要的东西,照顾两个小弟弟。好在敬一丹在很小的时候,就跟妈妈学会了针线活,因此,给弟弟缝补衣服已敬一丹经难不倒她了。苦的时间长了,敬一丹就不以苦为苦了,相反,她从母亲的话里受到一种鼓励,去学她该学的,甚至以苦为乐。直到现在,市面上已有了各种各样的新式拖布,敬一丹仍喜欢自己扎拖布。扎好了,抖落抖落那整齐的旧布条,她仍能体会到一种快意、一种成就感。

妈妈的话让敬一丹学会了吃苦,学会了一种积极实际的生活态度,确实让敬一丹受用终生。

敬一丹17岁时要去小兴安岭当知青。临行前,妈妈给她制定了一条“戒律”:不许喝酒。妈妈说:“将来你结婚后喝不喝酒我不管,结婚前绝对不许喝酒。”敬一丹知道,妈妈对她的弟弟们不会有这样要求,而女儿要做好女人,就要有好女人的样子,而好女人是不能在外面吆五喝六地喝酒的。这戒律敬一丹至今仍然恪守着,已经成了习惯。 在敬一丹30岁的时候,母亲对她说:“少有少的美,老有老的美”。

那天,敬一丹在镜子里端详自己不再年轻的脸,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都有皱纹了。”这时,站在敬一丹身后的妈妈说:“一丹啊,少有少的美,老有老的美。”初听这句话,觉得没什么,甚至有些不以为然,可是越琢磨越有味道。哪个女人都在乎自己的面容,何况以出头露面为职业的女人呢?敬一丹开始出道做主持人时就已经不年轻了。妈妈的这句话对敬一丹是一个提醒,让她能正确地认识自己,把握自己,使敬一丹能够扬长避短,充分展示自己的内在气质和修养。年龄,可能是一种负担,也可能是一种财富,就看自己用什么眼光去看它了。

人到中年的职业女性,大都忌讳别人问起自己的真实年龄。尤其是那些吃“荧屏饭”的电视节目主持人,对年龄这一敏感话题更是讳莫如深。敬一丹是为数不多的不避讳年龄的女人。说起自己的年龄的时候,敬一丹总是十分坦然。早已跨过青春门坎的她,从不刻意隐瞒自己的年龄,“我今年四十四了。”她说得很坦然。母亲的话给了她力量,让她可以正视年龄。

敬一丹清楚地记得,母亲还对她说过一句话:“八十岁也是女人。”母亲说,这是敬一丹的外公对自己说的。在69岁的母亲身上,敬一丹学到了很多东西,也获得了许多人生的感悟:离休之后的母亲利利索索地盘起了头发,穿上了鲜亮的紫红色毛衣,居然还学会了跳交谊舞。“那天,我随母亲到老干部活动室去跳舞,看到她翩翩的舞姿,那形象既熟悉又陌生,有滋有味,热爱生活,这也许是最本质的女人味儿,‘八十岁也是女人’,这句外公告诉母亲的话,将来我会告诉我的女儿。”

敬一丹的丈夫是著名企业家王梓木。她与丈夫是在考研究生的时候结识的。

结束了上山下乡之后,敬一丹考取了北京广播学院。学成后她被分到了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,有了一份环境优越、收入颇丰的工作。这似乎应该满足了。但是敬一丹的性格注定是挑战自我、锐意进取的。她选择了考研。尽管当时已经接近30岁了,而且英语基础很差,她还是下定决心,一定要考上母校的研究生。她考了一次又一次,辛勤的耕耘在她第三次上考场时终于有了收获。她的收获还不仅如此。她还收获了爱情。她的丈夫就是看中了她锲而不舍的精神,才爱上了敬一丹的。就这样,敬一丹从考场上“捡”了一个丈夫。

1985年,敬一丹和丈夫双双从黑龙江考到了北京。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三年时间里,他们两位互相帮助,互相鼓励,可以说是比翼双飞。

敬一丹研究生毕业后,曾经留在北京广播学院任教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在大学里当老师,既可以照顾家庭,又显得十分体面。可敬一丹不满足于当一个教师,她的内心还有一股子冲劲,特别想到新闻第一线去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。丈夫了解了敬一丹的想法之后说:“你去电视台吧,去做你愿意做的事情。”

敬一丹的丈夫是搞经济学的,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国家经贸委工作。后来他觉得学经济的应该在实际工作中锻炼一下,于是就下了海,组建了一个由63家大中型企业做股东的保险公司,他做董事长。他的保险公司的经营业绩是有口皆碑的,这使敬一丹很为丈夫感到骄傲。虽然新闻工作不是丈夫的专业,但是他仍然十分关心敬一丹做的节目。不管他工作多忙,只要是敬一丹主持的节目,他都坚持看。而且每次他看完之后,都要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提一些意见。因此,敬一丹在主持艺术上的进步,也浸透着她丈夫的汗水。做新闻工作的,工作和生活十分没有规律。敬一丹说出差就出差,说加班就加班,接触的人既多又杂,但是敬一丹的丈夫对此毫无怨言。他对敬一丹的工作十分理解与支持,这让敬一丹十分感动,也让她更加尊敬丈夫。在与别人提起丈夫的时候,她总是恭恭敬敬地称其为“先生”。这个称呼里面,除了爱以外,还有很多尊重和钦佩,因为“先生”不仅是生活上的“爱人”,还是“老师”。因此,当敬一丹与先生同时出现在一些社交场合的时候,她十分反感别人指着自己的先生作这样的介绍:“这是敬一丹的丈夫”,却特别高兴她的“先生”向别人这样介绍自己:“这是我老婆。”

曾经有人问敬一丹:“给你这样的人当丈夫,应该是个什么样子?”敬一丹充满自豪地说:“从我先生的身上看,一个是宽容,一个是自信。”敬一丹说:“宽容和自信结合到同一个男人身上的时候,这个男人就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男人、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了。”从敬一丹的话里,我们可以看出敬一丹对家庭生活知足和满意的程度。

每一个母亲都爱自己的女儿。“名人”敬一丹也不例外。作为她和丈夫爱情的结晶,女儿是敬一丹的最爱。女儿出生以后,敬一丹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,为女儿挑选了几十种漂亮的花布,为女儿做了很多漂亮的花衣服。她用这些花衣服把女儿包裹起来,欣赏着花蝴蝶一样的粉嘟嘟的小宝宝,享受着作为一个母亲的骄傲和幸福。 女儿慢慢地长大了。她学会了走路,学会了说话,上了幼儿园,上了小学,上了中学。敬一丹牵挂着女儿的学习。只要有时间,她也会和别的母亲一样,帮助女儿温习功课。女儿中考前的一段时间,也是敬一丹最繁忙的时候。她推掉了所有可以推掉的事情,去帮女儿复习迎考。在那个半个多月的时间里,敬一丹竟然也被折腾得有筋疲力尽之感觉。她发出与其他的母亲同样的感慨:“这哪是考孩子?简直就是考家长呀!”

在业余生活中,敬一丹和别的母亲也是一样的:带孩子、买菜、做饭等等,她都喜欢做,而且能够做好。至于那些比较“高级”的嗜好,比如什么保龄球、高尔夫之类,敬一丹似乎并没有。

在电视台里,敬一丹是大家的大姐。尤其是在《东方时空》节目组,敬一丹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影响着周围的人,使这节目组的人亲密得也像一家人。在这个“家庭”里,“大姐”敬一丹实际上就是“家长”。

在《痛并快乐着》一书中,白岩松这样写道:“我很庆幸,能与敬一丹、水均益、方宏进、崔永元成为搭档……我们习惯称敬一丹为敬大姐,这不仅是因为她在我们5个人中年岁最大,还因为她的确是大姐的样子。”“敬大姐的心很软,即使是批评性的报道她也是商量性的口吻,而在采访需要提一些尖锐性问题时,敬大姐总是狠不下心来,这使得敬大姐在我们这个经常流露出‘尖酸刻薄’的团队中多少显得有点与众不同。” 白岩松还说,求敬大姐办事有一点让人印象深刻,你把事儿跟她说了,几天之中,她都没有跟你谈起这件事,你以为敬大姐忘了。几天以后,她把办好了事的结果告诉你,然后和你聊起其他话题,让你说感谢的机会都没有。

首谈老公

央视主持人敬一丹于1983年考取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,88年进入了中央电视台。这么多年来敬一丹一直做着《焦点访谈》、《东方时空》等栏目。在《焦点访谈》的主持敬一丹位置上,一坐坐了19年。和她对工作的执着一样,敬一丹对婚姻也是如此长情。

谈到与老公的相识,敬一丹回忆称在第一次研究生考试中有了一个重要的收获,就是认识了现在的丈夫。当时敬一丹和丈夫在同一个考场,敬一丹的先生是75级的学生,要考经济学院。而敬一丹是76级的。他们俩都没有学过英语,第一次看到英语试卷时,就像一个不识字的文盲,随便填了A、B。

敬一丹第一次并没有考上研究生,她当时犹豫要不要再考,当时先生鼓励她:“当然要考了!”没有一丝的犹豫。当时他们俩都考了三年才考上研究生。

对于坊间有传闻称敬一丹改嫁了一位超级富豪,敬一丹则否认改嫁,称跟先生已经结婚33年了,怎么可能是所谓的大款。她透露认识其先生时他是党校老师,当时她还偷偷的去听了他的一堂课。敬一丹也调侃先生不太会懂得甜言蜜语,到夕阳边散步时会“说教”称:“这个沙滩这个沙子,在这儿不是商品,如果把它运出去,附加了在运输过程中的劳动,它就变成了商品。”

敬一丹感慨道:“这么多年,我栏目不换、老公不换、车也不换,可能骨子里我就不是一个寻求变化的人。”